君子于役

人生很精彩,不停走,不停看。
禁止任何意义上的转载,包括站内。
日常爬墙,cp乱炖,钟爱喻受。
不撕逼不谈人生。拒绝ky,谢谢带噶!

【周喻】酸梅

文不对题注意防雷
一喻百吃六月作业 @一喻百吃
玩玩烂梗,剧情感情一起流

  

    这个盒子是空的。
  盒子表面锈迹斑斑,看得出来已经上了年头,喻文州轻轻放下盒子,拾起从桌上滑落的刚刚签收的快递单,看了眼寄件人。果然,是周泽楷。
  
  01.
  喻文州是在栀子花盛开的季节转到S市的。
  校园里开满了栀子花,香气扑鼻,喻文州走在校道上心情也好了不少。原本因为初入新环境而生的小紧张也缓解了不少。他跟着教导主任穿梭在香风中,准备去新班级报道。
  喻文州低着头想着一会儿该如何对新同学做自我介绍,教导主任突然出声,喊了一声小楷。
  喻文州微愣,就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少年,饶是同为男性的喻文州也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是生了副好皮囊。高大樟树投下的斑驳光影柔和了少年的轮廓,好像有光柱在少年周围闪着光芒。
  就那么一瞬间,喻文州突然懂了化学书上说的丁达尔效应。只是没想到,它有这么美。
  教导主任拍着少年的肩膀,给他介绍喻文州:“小楷啊,以后这就是你们班的一份子了,在一起要互相关照共同努力啊。”
  少年点点头,绽开一个笑容:“你好,我叫周泽楷。”
  “你好,我是喻文州,请多关照。”喻文州被周泽楷笑恍了神,这个人仿佛有魔力一般,自身就是一个发光体。
  “那小楷你先带文州到班上报道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教导主任长出一口气,提着公文包匆匆赶向第三教学楼。
  
  周泽楷带着喻文州走到第一教学楼,周泽楷是个闷葫芦,喻文州观察新校园,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交流,只有初夏微微灼热的南风拂过脸庞。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好像猫在蹭你撒娇一样,一半享受一半无奈。
  周泽楷的班级教室在二楼,轻轻地推开门进去,同学们大多都在午休,只有少数几个还在埋头苦干认真学习。
  这个学校好像不错。喻文州心想。周泽楷像是早就料到班上的情形,拉着喻文州到走廊上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都在休息……打扰不太好。”周泽楷略带歉意,“你桌子也不在……”
  “我知道的,没事,不用觉得抱歉。”喻文州笑笑。
  “去办公室吧。”
  “好。”喻文州点点头,跟着周泽楷走到了办公室。
  老师不在,周泽楷让喻文州先坐一下等老师过来,自己坐在喻文州旁边安安静静地发呆。
  
  喻文州睁开眼,迷迷糊糊地还有些发懵,揉了揉眼才发觉自己还在办公室,身上盖着件校服外套。周泽楷已经不在办公室了。喻文州看看表,13:48,还早,两点半才上课,还能再睡会,刚闭上眼就听见“吱呀”一声轻响,周泽楷走了进来。
  “吵醒了?”周泽楷端了杯水递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摇摇头:“没有,自己醒的。这杯水就谢谢了。”
  周泽楷摇摇头,意思说不用谢。
  喻文州大概是搬家和转学忙的晕头转向太累了,又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喻文州,帮他把校服往上掖了掖。
  
  喻文州当天下午就被安排好了位置,坐在整个班上他唯一认识的周泽楷旁边。周泽楷坐的是传说中的主角位,第三排靠窗。太阳能透过窗外高大的樟树洒下细碎的光芒,照在周泽楷的脸上煞是好看。除了要用到投影幕的课和午休之外,周泽楷从不拉上窗帘。于是在太阳光芒最盛的日子里,总有几个班上的妹子心猿意马,假意望着窗外,偷偷地注视着周泽楷。
  周泽楷哪懂这些,他只管上课做笔记认真听讲。倒是苦了喻文州,洞察力超强还要承受住这些不属于他自己的灼热目光,想想就令人心疼。
  所以后来喻文州会忍不住问周泽楷知不知道这些个妹子喜欢他。喻文州还记得,周泽楷沉默了三秒,然后问:“那你呢?”目光澄澈,让人不忍心拒绝。
  喻文州吻吻他的唇角:“当然喜欢。”
  
  02.
  周泽楷也不是没收到过情书,毕竟长相在那里,每个学期靠情书卖废纸都能卖个几十块。但就是周泽楷最亲近的哥们孙翔和江波涛都没见过周泽楷身边带着小姑娘。倒是喻文州,这个在文理分科时与周泽楷分道扬镳去了文科班的人,一直跟在周泽楷身边。孙翔打趣问周泽楷是不是弯了,想追他的妹子可以排满整个田径场还带多,就没有一个能入他周泽楷的眼?
  周泽楷表示没兴趣
  孙翔惊呼不是吧,周泽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懂事了。
  周泽楷不理他,抱起资料去找喻文州了。
  
  高考假期街上静悄悄的,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喻文州转到S市已经一年了,栀子花的芳香似乎可以缓解紧张,店里的氛围安静又愉悦,门口摆着的栀子花随风摇曳。喻文州一个人坐在店里,拿着水笔在演算纸上划拉着各种各样的公式,心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划拉到一半,周泽楷推门而入。
  喻文州抬头,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小周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在喻文州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很开心?”
  喻文州点点头。他能懂得周泽楷每句话每个字的意思,周泽楷也能分辨他脸上的表情掩盖下的真实感情,两个人熟悉又默契。
  喻文州把桌上的一个小铁盒子推到周泽楷面前:“尝尝吧,这家的酸梅特别好吃。”
  周泽楷打开盒子,拿出一个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这种感觉一直蔓延到心里。周泽楷眼睛亮亮的:“好吃。一起?”
  喻文州笑笑:“好,一起吃。”
  周泽楷一边嚼着酸梅一边给喻文州讲着数学题,午后的阳光静静地打在少年的身上,给他镀上一层柔软的辉光。少年长长的睫毛微动,在脸上扫出一层层阴影。岁月静好,莫过于此。
  
  03.
  周泽楷暑假被抓去奥赛培训了,喻文州一个人闲在家里没事干,就找周泽楷要了一套奥赛题做着玩。喻文州的正确率出乎意料的高,周泽楷都要质疑他为什么去学文。喻文州只是笑:“因为学理肯定没有小周你厉害啊。”
  听罢周泽楷的脸庞微微发红,此后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周泽楷坐在培训班里,周围混着花露水与风油精的味道。空调吹得呼呼响,理科年级前五十全被抓过来培训,几乎一个班的宅男,一下课就凑在一堆讨论姑娘。其间还有个和周泽楷关系不错的过来勾着他的肩膀问他有没有想法。
  周泽楷有些窘迫,摇摇头说没有。口袋里手机振动,周泽楷掏出手机,看了两秒就甩开搭在肩膀上的手冲了出去,留下一屋子懵逼的吃瓜群众。
  短信是喻文州发过来的:“小周,高三了,我也要回G市高考了。高三加油。”
  周泽楷坐在出租车上心急如焚,催得司机师傅都不耐烦了。
  
  周泽楷站在喻文州家门口一脸落魄。
  “小周啊?小喻他们一家搬走了没有跟你讲吗?说是回老家去了。”喻文州的邻居下班回家时看见站在门口的周泽楷疑惑道,“要不要进来喝杯茶歇会?”
  周泽楷摇摇头,闷声说了句谢谢就转身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周泽楷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不知道喻文州在他心里的分量原来这么重,也不知道喻文州的突然离开会让他如此的百感交集。
  人都已经走了,也只能这样了。周泽楷自暴自弃地想。
  
  周泽楷拉开门,看着面前的快递员有点懵,回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买东西,在快递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快递拆开,是一盒酸梅。就在那天的奶茶店里,喻文州给他的那家店的酸梅。
  周泽楷拆了包装,拿了一颗放进嘴里,满是酸涩,再也不复往日的酸甜可口。
  好像吃到了坏的啊。周泽楷想吐出来,却又逼着自己咽下去。酸涩感在味蕾炸开,几乎要把周泽楷的眼泪逼出来。花盆里的栀子花早已凋谢,只剩下几片叶子。栀子花的清香也被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代替,进入盛夏,一切都与带有淡淡栀子香风初夏大不相同。
  
  04.
  周泽楷不顾父母的劝阻,高考后志愿表上分三个学校都是G市的。最后惊动了校长,周泽楷才勉强同意把第一志愿改到B市。
  周泽楷最后还是被B市的学校录取了。栀子在B市是难得一见的物种,周泽楷大学四年里都没有见到过。B市的梅子蜜饯也都是甜的,找不到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喻文州高三换了号码,断了网,周泽楷再也联系不上他。
  
  没了喻文州,日子用还是要过的。周泽楷尝试着认识新朋友,去联谊去学习。只是再没有一个人能像喻文州一样与他那般默契。
  喻文州,终究还是不可替代的。
  周泽楷大学毕业留在学校读研,清心寡欲,沉迷科研,顶着张俊脸,几乎成了学校的神话。追他的女生千千万,也没见个谁和他真正走到一起。校园BBS甚至有帖子猜测他是不是个gay。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喻文州在心里占据的那块地方似乎越来越小,小到不刻意去提,几乎就会淡忘在岁月中。
  
  周泽楷研究生毕业以后找了份外企的工作,从宿舍搬走的时候清理出了尘封多年的铁盒。
  那是喻文州走了之后寄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周泽楷掸掸上面的灰,费了很大劲才打开已经开始生锈的铁盒。里面的酸梅早就被周泽楷吃完了,内壁没有丝毫灰尘,光亮如新。周泽楷用手戳戳盒底,居然发现了一个夹层。小心翼翼地抠开,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已经微微泛黄的纸。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看到这张纸,我希望我们就此别过。但是,周泽楷,我还是要承认,我喜欢你。
  署名是喻文州。
  周泽楷愣在原地,直到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来提醒他才反应过来。
  
  周泽楷找遍了所有的高中老师和同学,终于在一个现在定居在G市的同学手机拿到了喻文州的公司地址和手机号码。周泽楷把已经泛黄的纸条重新塞回夹层,又塞了一张新纸条进去。把盒子给快递员的时候,周泽楷的手甚至在微微颤抖。
  
  周泽楷看了眼落地镜中的自己,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出了门。
  今天是他面试的日子,应聘一家外企的研究人员。
  等待面试的过程总是煎熬的,周泽楷靠在面试室外的椅背上微微出神。偶尔有路过的女职员犯花痴,周泽楷都不去理会。
  终于叫到自己了,周泽楷站起身走到面试室门口,调整了一下状态,推开门走进去。
  面试官应声抬头,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好久不见啊,小周。”喻文州率先打破了沉默。
  “……好久不见。”
  
  06.
  喻文州拿出锈迹斑斑的铁盒,问周泽楷:“是这个吗?”
  周泽楷点点头,接过盒子,轻轻扯开夹层。两张纸条并排躺着,一张微微泛黄,另一张明显就是最近放进去的。
  “看过了?”周泽楷转头问喻文州。
  喻文州点点头。周泽楷觉得脸上发热,喻文州见状轻轻笑起来,然后轻轻吻上了周泽楷的唇。
  你知道我有多怕情书交不到你手里,害怕我们就这样消失在对方的生命里。
  “还好,你还在。”喻文州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轻声道。
  “嗯?”周泽楷没听清。
  “没什么。”喻文州摇摇头,“只是,我爱你。”

我也是交过群作业的人啦哈哈哈(ni
感谢组织,喻右贼好吃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78)

©君子于役 | Powered by LOFTER